宇文泰问:“国何以立?”
  苏绰答:“具官。”
  宇文泰问:“如何具官?”
  苏绰答:“用贪官,反贪官。”
  宇文泰不解的问:“为什么要用贪官?”
  苏绰答:“你要想叫别人为你卖命,就必须给人家好处。而你又没有那么多钱给他们, 那就给他权,叫他用手中的权去搜刮民脂民膏,他不就得到好处了吗?”
  宇文泰问:“贪官用我给的权得到了好处,又会给我带来什么好处?”
  苏绰答:“因为他能得到好处是因为你给的权,所以,他为了保住自己的好处就必须维 护你的权。那么,你的统治不就牢固了吗。你要知道皇帝人人想做,如果没有贪官维护你的 政权,那么你还怎么巩固统治?”
  宇文泰恍然大悟,接着不解的问道:“既然用了贪官,为什么还要反呢?”
  苏绰答:“这就是权术的精髓所在。要用贪官,就必须反贪官。只有这样才能欺骗民众 ,才能巩固政权。”
  宇文泰闻听此语大惑,兴奋不已的说:“爱卿快说说其中的奥秘。”
  苏绰答:“这有两个好处:其一、天下哪有不贪的官?官不怕贪,怕的是不听你的话。 以反贪官为名,消除不听你话的官,保留听你话的官。这样既可以消除异己,巩固你的权力,又可以得到人民对你的拥戴。其二、官吏只要贪,他的把柄就在你的手中。他敢背叛你,你就以贪为借口灭了他。贪官怕你灭了他,就只有乖乖听你的话。所以,‘反贪官 ’是你用来驾御官员的法宝。如果你不用贪官,你就失去了‘反贪官’这个法宝,那么你还怎么驾御官吏?如果人人皆是清官,深得人民拥戴,他不听话,你没有借口除掉他;即使硬去除掉,也会引来民情骚动。所以必须用贪官,你才可以治理官僚队伍,使其成为清一色的 拥护你的人。
他又对宇文泰说:“还有呢?”
宇文泰瞪圆了眼问:“还有什么?”
苏绰答:“如果你用贪官而招惹民怨怎么办?”
宇文泰一惊,这却没有想到,便问:“有何妙计可除此患?”
苏绰答:“祭起反贪大旗,加大宣传力度,证明你心系黎民。让民众误认为你是好的,而不好的是那些官吏,把责任都推到这些他们的身上,千万不要让民众认为你是任用贪官的元凶。你必须叫民众认为,你是好的。社会出现这么多问题,不是你不想搞好,而是下面的官吏不好好执行你的政策。”
宇文泰问:“那有些民怨太大的官吏怎么办?”
苏绰答:“宰了他,为民伸冤!把他搜刮的民财放进你的腰包。这样你可以不负搜刮民财之名,而得搜刮民财之惠。总之,用贪官来培植死党,除贪官来消除异己,杀贪官来收买人心,没贪财来实己腰包,这就是玩权术的艺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