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我们决定了这件事情以后,当时都沉默了,

几分钟后,她说:我以为你还像以前一样拖拖拉拉不肯答应呢。

我说:再这样拖下去也没什么意思,既然你已经决定了,那就不如痛快的去办了吧

2:30来到办事处,在拿到证的时候,她哭了,我也想哭,可是我没有,因为说好的好聚好散~

当时的细节大概就是这样吧,难的不是办这件事情,难的是办完这件事以后对两个庭带来的灾难。

我们现在也只好走一步看一步,能晚一天就晚一天吧,最近这几年两个家里的事情都挺多。